朱德庸:不要放弃你的“梦天性”_广州广播电视台
首页 声屏报 电影电视

朱德庸:不要放弃你的“梦天性”

亮相《朗读者》分享童年回忆

2018-06-04 09:50

▲朱德庸在《朗读者》上与董卿分享童年往事。

▲朱德庸在《朗读者》上与董卿分享童年往事。

“我觉得如果真的有时光机,我真的很想抱抱小时候的自己,跟他说一声‘辛苦你了’”。在《朗读者》第二季的“纪念日”主题节目中,著名漫画家朱德庸带来了《写给童年的一封信》,穿越时空与童年的自己对话,分享小时候的经历。节目后,朱德庸接受媒体访问。他坦言,此次参与朗读的经历,仿佛让他真的回到了童年,“以后无论我再画任何一部作品,我都会结合小时候的我一起去创作。我也希望人们能够真正知道自己的童年是多么的重要,希望他们能够有机会对小时候的自己说一些话”。

□本报记者 赵玉珍

重遇小时候的自己

4岁起执笔画画的朱德庸,年仅25岁便打响了名堂。他的作品如《双响炮》《涩女郎》《绝对小孩》等,不仅广为人知,还一度被影视化,如由刘若英、陈好和张延等人出演的电视剧《粉红女郎》(改编自《涩女郎》),便成一时经典。小时候的朱德庸不爱学习,却喜欢用笔记录下自己的经历,直到成年以后,朱德庸才偶然得知,原来自己患有“亚斯伯格症”(即没有智能障碍的泛自闭症)。在《朗读者》的舞台上,有轻微阅读障碍以及识字困难的朱德庸,自言参加《朗读者》是“一个蛮大的考验和决定”。

声屏报:是什么原因让您接受节目组的邀请,录制后有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回忆?

朱德庸:我觉得朗读对我来说,好像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。但因为导演组一直非常有诚意,一直不停地邀请我,那时候我就觉得,也许我是可以尝试去朗读给自己听的。但因为我有轻微的阅读障碍以及识字困难,所以决定参加《朗读者》,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蛮大的考验和决定。节目的前置作业做得非常好,这也让我解除了很多的疑虑和紧张。同时美术方面我觉得也做得非常到位,这些呈现真的让当时的我就像感到乘坐时光机,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,遇见了小时候的自己。

声屏报:与您以往参与过的节目相比,参与《朗读者》让您感觉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?

朱德庸:最大的不同就在于,我从来没有在别的节目里能够跟童年的自己很真实的相遇。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像真的回到了过去,感觉我童年的那个时空依然是存在的,而在那个童年时空里的小时候的我,也依然在那里活蹦乱跳着。

声屏报:此次接受董卿的访问,有留下什么特别的感受吗?

朱德庸:我觉得董卿老师是一个非常好的节目制作人。当我知道《朗读者》这个节目时,我就觉得这个节目立意和创新是非常好的。我在跟她录节目对谈的时候,她也是真的能够让人卸下心防的,我对着她就像对着自己的一个家人一样,可以谈论非常多我小时候的事情。对于我这样一个有自闭倾向的人来说,能够在董卿老师面前这样子侃侃而谈,其实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。

 

永远不要放弃“梦天性”

在朱德庸朗读的《写给童年的一封信》中,有一句话在节目播出后让不少网友感动不已。这句话是这样的:“成功是,就算所有的价值观都变成钱的时候,你还是不违反你的梦天性,永远拥有梦。”在采访的过程中,提及信中“梦天性”一词时,朱德庸说:“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放弃你的梦天性。”

声屏报:信中有这么一句话:“成功是,就算所有的价值观都变成钱的时候,你还是不违反你的梦天性,永远拥有梦”,您是否也一直保持着这种“梦天性”?

朱德庸: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放弃你的“梦天性”,它未必是一件很伟大的事,它可能只是一个非常微小的梦,但是我觉得再微小的梦,只要是属于你的,那就是很伟大的。我觉得现在的人过于一味追求财富,而这只是让我们能够选择过想要的生活,但那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。梦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去追求的。也许大家觉得这种说法是很唱高调的,但是人如果没有了梦,就会只是一个躯壳,没有了灵魂。我在创作里和生活中都维持着自己的“梦天性”,我觉得人不能没有梦,即便这个梦是那么的荒谬,我也觉得都是值得的。

声屏报:您还记得撰写《写给童年的一封信》时的情形吗?

朱德庸:《写给童年的一封信》其实我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情绪下,试着跟童年的自己说话。那种感觉就像是跟过去的自己交谈,因为我太了解他了,但是他未必知道我后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所以我希望自己以一个“先驱者”的身份告诉他。但有最重要的一点,其实我是要感谢他的。虽然在小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鲁钝的不聪明的小孩,但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,正是由于他的坚持,才造就了现在的我,所以我想抱抱他,跟他说一声谢谢。

小孩的世界充满了力量

十年前,朱德庸开始以小孩为笔下的主角,创作出第一部《绝对小孩》。时光荏苒,十年后的今天,《绝对小孩3》亦正式面世。回顾这些年与小孩结缘的点滴,朱德庸坦言,在创作的过程中,勾起了他无数小时候的回忆,“我在画这个作品的时候同时穿梭于现在与过去,在一个成人的我跟小时候的我之间穿梭着”。

声屏报:大约在十年前,您开始画小孩的第一部作品《绝对小孩》,这对您日后的生活、创作有着怎样的影响?

朱德庸:我在画这个作品时,同时穿梭于现在与过去,在一个成人的我跟小时候的我之间穿梭着。童年的那种想象,让我能够重新获得许多的创造力,通过画《绝对小孩》也让我和我的童年永远连接在了一起。我不会再让我的童年从我的身边溜走,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尝试和童年的自己连接在一起。因为小孩的世界才是一个充满力量的世界,他以后会在你遇到人生中的一些选择,以及人生中碰到很多困难的时候,让你做出符合你内心的抉择。

声屏报:您在朗读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——“谢谢你,小时候的我,我会和你一起,用我们自己单纯的方式,在这个时代里,慢慢向前走。”是否意味着那个“小时候的你”,将始终伴随着您的创作?

朱德庸:我觉得我不会再让小时候的我远离自己。以后无论我再画任何一部作品,我都会结合小时候的我一起去创作。因为小时候的我就是我的记忆,一个人的记忆将会是未来人生的方向,我会跟小时候的我一起继续面对未来未知的许多情况,也会跟小时候的我一起开创我很多创作里面未知的领域。

 

如果真的有时光机

“如果有时光机,我想回去,抱一抱小时候的自己”,朱德庸的这句话听上去难免让人感到心酸。聊到这个,朱德庸说自己之所以会想这么做,是因为知道小时候的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不容易的事,“我觉得如果真的有时光机,我真的很想抱抱小时候的自己,跟他说一声‘辛苦你了’”。

声屏报:您在信中说到“如果有时光机,我想回去,抱一抱小时候的自己”。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

朱德庸:小孩子是非常有力量的,但是同时也是非常脆弱的。在成长的过程中,很容易就会被别人摆布,因为他年纪小。我现在回想起小的时候,我知道其实自己是坚持了非常多的事情。我想那种坚持也许是基于我当时的鲁钝吧,我可能没有办法像一般聪明的孩子,做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。我想在当时只能按照我的本性去做,而我从小不被大家重视,也让我学会保护自己的本能。这个本能造就了后来的我,也就是现在的我。所以我觉得如果真的有时光机,我真的很想抱抱小时候的自己,跟他说一声“辛苦你了”。

声屏报:此次朗读的主题是纪念日。您会与孩子共度哪些纪念日?

朱德庸:我会跟我的小孩共度的,其实只有生日。因为我觉得生日代表着你从这个世界诞生了,然后你在这个世界里将会度过喜怒哀乐,度过很多快乐与困难的日子,所以我觉得生日是最有纪念性的。我们都会选择陪着小孩过他的生日,他最希望用什么方式去庆祝,我们就会顺着他的意思。通常都是我们家三个人一起在马路上慢慢地散步,然后走累了就找一家咖啡厅坐下来,我们会一起聊着天,聊这些年下来我们经历的所有事情。

声屏报:您想对仍在童年中的广大孩子们说些什么?

朱德庸:我想要送给孩子们几句话——珍惜你的童年,保护你的童年,童年是一辈子的童年,而不只是短短的童年。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